Liz的山风小屋。
属性偏红❤
吉本荒野X神山悟中毒中❤
山风无墙,翔润初心,竹马大爱,山组也吃❤

【吉本x神山】无题

一篇纯粹是被苏到所开的脑洞傻白甜。

送给我最爱的吉本森赛和小悟!

尝试画了一下,发现我真的对小动物很苦手……

ps:志村动物园那期还正好是砸柜子秀宣传时期。】

-----------------------------------------------------------------------------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有人想环游世界,享受香车美人;有人想住进一栋豪宅,生活穷尽奢华;也有人想获得巨额财富,走上人生巅峰,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梦想,每个人一天86400分钟也可以有86400个梦想,那么,什么人在什么时间产生的才能被称为梦想呢?

这个深奥的问题神山悟回答不上来,不过如果迫切的需求也可以被称为梦想的话,那他现在真的有一个很想实现的梦想。

“谁能给我买包猫粮啊!”

“喵~”

“……你再会卖萌我也变不出食物给你啊。”

“喵~”

“…………好好好我去找找冰箱里有没有牛奶。”

“喵!”

神山轻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放下刚刚洗干净的小奶猫,走进厨房,企图从还没有塞过酒精类饮品以外的冰箱翻出能投喂小奶猫和自己的东西。

刚刚搬来这间屋子还不到一个星期,神山为了解决搬家时所耽误的工作,这几天都忙的团团转,家里现在都还处于到处都是纸箱和生活用品的乱糟糟状态。好不容易忙完一个阶段终于迎来了一个休假,在深夜中挟着一身寒风回家的神山却在自家门口看到了一只装在纸箱里正在瑟瑟发抖的小奶猫。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能忍心让惨遭遗弃的小猫继续留在寒夜中吹冷风,所以也不管自己会不会照顾,神山还是把它带进了家门,在笨手笨脚的帮小脏猫洗成小白猫后,他和小奶猫从肚子里共同响起的声音让他终于意识到,他们一人一猫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呢……

“啊!找到了!”翻冰箱翻到差点失去人生希望的神山眼睛一亮,从一打啤酒下面抽出一小包被压得变形的奶酪,虽然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买过这个,但在查看了保质期确定没过期后,终于放心的抽出一块,分了小猫一半,自己也坐下吃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猫能不能吃这个,做只饱死猫也比饿死猫强啊。”神山把嘴塞的满满的,还开了一听啤酒,一边慢悠悠的喝着一边眯着眼看小猫围着大块的奶酪一舔一舔的,就是无法顺利吃进嘴里,直到小猫捉急的“喵”了一声,他才笑着帮小猫把奶酪分成小块好下口。

也不知道这种恶趣味是跟谁学的。

小猫心满意足的吃饱了,美美的舔了舔爪子,趴下尾巴一卷就挨着神山睡过去了,神山摸了摸小脑袋,笑的一脸温柔:“你倒是吃饱就睡了,我……”抬眼看了看乱的没地方坐人的客厅,温柔变成无奈,“还要收拾这一屋子乱七八糟,不然……”

等某人回来又要碎碎念了。

正想着,放在流理台的手机发出一阵震动,似乎是来了邮件,神山没有惊动小猫,伸长手臂去够手机,但在打开邮件的时候他还是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让被打扰到的小猫不开心的动了动小脑袋。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神山无语了一会儿,还是起身抱起小猫,在唯一能称得上整洁的卧室用毛巾临时垫了个窝让小猫睡觉,然后开始动手整理屋子。

就在神山把一箱箱的书一本本放进还散发着新造所独有的木头清香的书柜时,就听到外面传来钥匙碰撞和有人走进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忍不住翘了翘嘴角,但还是不动如山的继续手里的活。

“嘎吱——”半掩的书房门被人推开,随后神山从背后被人揽进一个怀抱,眼睛也被来人挡住了,那个恶劣的人还坏笑着在他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

“现在是quiz时间,亲爱的神山先生,猜猜是谁回来了?”

神山被近在咫尺的气息撩拨的耳朵通红,恼羞成怒的拉下来人挡住视线的手,转身拿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书就给那个恶趣味的人敲了一记。

“有空玩这个还不如帮忙整理!”

“好疼!小悟你也太狠了,分离了快三个星期的第一次见面你居然就这么对我!”

“你也好意思说!”神山冷笑,“不知道是谁在准备搬家之前一声不吭的跑了,害我只能一个人搬还耽误工作,家里也没有整理,现在突然跑回来就打算什么都不做等我伺候你吗?想要同居就请拿出点诚意好吧吉本老师。”

“我不是发了邮件给你告诉学生有麻烦了吗,我也是在好好工作的啊……”新上任的同居人吉本荒野一脸委屈,却被神山在腰间掐了一把,看到神山真的有点生气,再疼也不敢说话了,好脾气的任神山掐,“好好好我错了,我待会就收拾,现在先让我抱一会儿好不好?”

这么多年漫长而又艰辛的追求之路,吉本在分分合合中终于明白了要及时绑定身边人的道理,好不容易成功让神山对同居说出YES这个词,却在搬家的前一周毫无预兆的就跑了,只发了一封邮件给神山语焉不详的陈述了一下,让神山恨不得穿越回去打死一周前答应吉本的自己。

吉本自然知道自己这样放恋人鸽子的确是有点欠揍,不过欠揍的事他做的多了,应付起来也无比的顺手,每次都能很准确的把握住向神山撒娇的时机和语气,被克制的死死的神山就算套路他都懂,但还是无法对这个人一做错事就无耻的撒娇产生抵抗力,被吉本翘起的发尾磨蹭的痒痒的感觉和带点沙哑又软乎乎的撒娇早让神山没了脾气,只能认命的把脸埋进吉本的怀抱,呼吸着阔别已久的香水和淡淡烟草味道,不由自主的收紧了环住他腰身的双手。

……嘛,暂时先原谅他吧。

“怎么办……小悟……”吉本惯有的低沉带着戏谑的声音模糊的响起,神山感受到他在他颈边细腻的亲吻,“我硬了……”

神山眼神迷离,如同叹息般唤了一声:“老师……” 

 如同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吉本原本轻柔如同爱抚的亲吻骤然变了节奏,神山衬衫领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一颗一颗扣子的越开越大,连怀抱的力度也加重了不少,就像伺机已久的猎豹终于开始享受捕到追逐已久的猎物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拆吃入腹。

就在吉本情动的想把神山整个人抱去卧室的时候,神山附在吉本耳边,语带缱绻地说:

“硬了就给我滚去浴室冲个冷水澡冷静冷静,回来继续收拾屋子。”

“……”

然后冷静的推开压着他的人,整理了一下衣服,拿出做MC时完美的职业微笑,还给僵硬中的吉本指了路。

“浴室在走廊左手最后一间,不谢。”

“小悟你变了……才三个星期不到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吉本不肯死心,还想把神山给抱回来,被神山“和善”的微笑和逼视下终于败下阵来,无奈的举手投降:“好好好,我去还不成吗?真是的,说好的小别胜新婚都是骗人的……哇,进来时都没注意外面居然这么乱……果然还是先收拾好了……”

看着吉本一边碎碎念一边往外走,神山终于绷不住的笑了出来。

在这个一般人要么睡觉,要么做点白天不可描述的事的美好的夜晚,两位刚刚进阶成同居情侣的人却在新家里与纸箱和杂物展开了一场名为大扫除的战斗。在客厅终于有能好好落脚的地方后,神山已经累的差点跪了,好不容易把自己拖进卧室之后就英勇牺牲,倒地不起了。

“悟,快醒醒,先去洗澡再回来睡。”吉本洗完澡出来看到累成一摊的的神山有点心疼,想把他拉起来,不期然瞄到一旁被毛巾簇拥着的一团毛球,还纳闷家里什么时候有这种毛茸茸的衣物,却突然看见那团毛球动了动,吓的一向对所有事都胸有成竹游刃有余的吉本老师瞬间僵硬了,只能瞪大了眼睛连表情都凝固了。

……新家灵、灵异事件?!

神山整个人都靠在吉本身上,察觉到他的僵硬,才勉强睁开了眼睛,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那团不安分的毛球。

“那是我……”

“喵~”一声猫叫打断了他的话语。

“!!!”吉本老师一脸惊恐。

“……捡的猫。”

“……什么啊,原来是只猫啊。”吉本一脸郁闷,拎起那只刚刚睡饱的小奶猫嫌弃的看来看去,大概是感受到了目光的不怀好意,小猫开始不开心的扭来扭去,甚至伸出了小尖爪打算好好挠一挠这个将它拎的很不舒服的人类。

“喵!”

“不要这么拎着它啦!”神山眼尖的看出了不妥,连忙把小猫从吉本手上解救出来,安抚还在对吉本呲牙的小猫。

“什么时候你也开始想养起宠物了?”吉本轻轻挑眉,“因为我不在所以寂寞了?”

神山直接无视了最后那句话:“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就在门口发现了这只小奶猫,看着怪可怜的,只能暂时先放在这里了。”

“不错嘛……不过我从以前就不怎么受小动物欢迎呢,放这么个小东西在这里和谐相处什么的我可是不能保证的哦。”吉本一脸无所谓的伸手去逗弄小奶猫,被折腾完小脑袋又被各种挠来挠去的小猫终于受不了了,伸爪势要拍掉这个讨厌的人类的手指,被吉本带着跳来跳去的,效果堪比狗尾巴草。

神山无语,心想看来你的不受欢迎真的不是你自己作出来的吗,他随口说道:“那你要是不喜欢,过几天我就去问问电视台的人看有没有人肯领养吧。”

吉本一愣,轻笑出声:“原来你还真的打算养它的啊。”还询问我的意见……吉本突然从中咂摸出了点正在同居恋爱中的真实感来,勾着惯有的坏笑,凑近正在和小猫玩的神山,两人的呼吸不自觉的交缠在一起:

“那……你主动亲一下我,我就同意让这个小东西在我们家安家落户。”

神山真的很想反驳说反正你也经常不在家我想养难道你还能阻止吗,但一对上吉本的眼睛,似乎所有的温柔都隐藏在他漫不经心的戏谑中,窗外细碎的星光倒映在他眼里清晰的映出自己的身影,他终于放弃了抵抗,微笑道:

“你闭上眼睛,数五声。”

吉本略讶异,这么配合的小悟还真是少见呢。

“五、四、”

神山轻轻捧起小猫,慢慢靠近吉本,小猫一看眼前逐渐放大的俊脸,放佛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瞬间就不干了,一边挣扎一边“喵喵”的出声抗议。

“三、二。”

吉本轻挑起一边的眉,无奈的心想,不亲就不亲吧,何苦折腾小毛团呢,猫毛靠近鼻子真的很痒的……

“一。”

在小猫的见证中,神山轻轻吻上了吉本的唇。

也许对于每对恋人来说,希望此时此刻的幸福能永远定格就是最大的梦想了吧。

 
评论(6)
热度(29)
  1. (`・3・´)🌸T-liz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櫻井翔水仙收集處
© T-liz | Powered by LOFTER